Afra.

智障少女。一摊烂泥偶尔摸摸鱼写写文。希望有一天能找到喜欢听安安静静的故事的人。

#枫茶#无题。

#枫茶# #加英#
●某种夜常?
●iku
●短打
文笔硬伤……故事辣鸡……但是我不要脸xx

马修轻轻拉开了面前的窗帘,好让月光照进来些。他向窗外看去,院子里的高大乔木全落光了叶子,光秃秃的枝丫向上聚拢着,扭曲着。在夜色的笼罩下,黯淡的颜色层层叠叠,马修觉得树上的这些枝不是在向上伸张着,而是柔软地缠绕在一起,无法分离,令它们看起来错综复杂,把一角的天空分成一小块一小块。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,不过这是不重要的事情——听起来让人发笑。现在可不是他该睡觉的时间,那么,也许把这称为白日梦,也可以吧。
他转过身去,看着自己的恋人。柯克兰先生正闭上了自己的眼睛,沉睡着。马修轻轻地坐在飘窗上——他小心翼翼地,不想发出一点声音,让他的先生被吵醒了。他看见月光照在柯克兰的脸上,原本让马修觉得冷清的月光顿时柔和不少。这个脾气有着些许古怪的绅士,现在看来倒是一点没有威严的样子,一如马修所知道的那样,柔软的,柔软的像一个梦。他人对柯克兰的评价多为古怪、与年龄不同的老成,马修觉得这样的评价过于苛刻了。他想起他们的初遇,在小径分叉的花园当中,是什么样的选择,使他终于找到自己,使他们成为家人的呢?他只记得那时,自己是个孩子,不被人所看见的小可怜虫,他原以为能够一直刻在记忆里无法模糊的笑容,也渐渐不复清晰,失了真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回响。
『是家人啊。』
在名为亚瑟·柯克兰的梦里,他被拥抱着,被那位绅士。紧紧贴在一起的胸膛,让他听见两颗心脏清晰的跳动声,一下一下,好像柯克兰宅的座钟——在马修小的时候,临近柯克兰归家时刻它的响声也总能使马修发慌。心慌意乱,喜悦和紧张交织在一起。
『我知道的啊……寂寞的感觉……所以,做彼此的依靠吧?』
马修觉得造物是可憎亦可敬的。他创造了这个不完美的世界,叫人与人之间彼此隔膜便无法坚持下去,还给了人一副软心肠,相信着希望与爱,追寻着属于自己的温暖。他无疑是幸运的,因为他属于的温暖触手可及。
至少是曾经。
梦醒时分,就算是泪流满面也无法再追回什么了吧。
破碎掉的……被割裂的……
马修的身影渐渐隐去了。
“柯克兰先生……不……亚蒂。快点啊,醒来吧,把曾经的马修·威廉姆斯,如今不存在的人,掩埋在由逝去岁月中飘扬的,被风吹的破碎的,尘土,堆成的坟墓中吧。”

根本不是夜常。嗯……想写写一方的死亡。赶着时间写这大概也就是个梗吧……死后的灵慢慢消散失去记忆,大概是这样。√有时间绝对会重修。(╥ω╥`)